[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财税新闻 >> 正文

“富人税”离中国有多远

2013-10-29 08:22:00  10:43:00 | 来源:国际金融报 | 作者:陈偲

    原标题  “富人税”离中国有多远

    本期嘉宾:
    宋颂兴 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
    王丹青 睿信致成管理咨询合伙人
    崔新生 中国价值指数首席研究员
    牛海鹏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
    编者按:
    法国富人们看来难逃被奥朗德总统“剪羊毛”的命运。法国国民议会(议会下院)近日投票,批准在今明两年内针对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约合830万元人民币)的个人征收高税率的“特别富人税”,实际税率接近75%。尽管还需提交参议院审批,但即使在参议院否决的情况下,国民议会仍有最终审议权和投票权。此举对于法国社会是喜还是忧?
    而回望中国,也同样面临着贫富差距扩大、经济增速放缓等状况,那么中国是否也有必要征收“富人税”?这种方式是否是“真公平”?“富人税”,究竟离中国有多远?
    话题一
    能否重振经济

    “短期来看,这种方式可以平息社会对贫富差距、经济不振等不满情绪。但长远来看,可能会导致资本外流、影响工作效率和公平等问题的出现。”
    实际上,想开征“富人税”的绝不止法国总统奥朗德一人。据媒体报道,英国政府去年9月将“富人税”提上日程,西班牙和意大利政府两年前便打起了“富人税”的主意。而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富人税”的推动更是矢志不渝。法国政府称,这一新税种每年可为法国政府带来2.1亿欧元收入。那么,是否真的能通过“富人税”来重振经济?是否只是政治作秀罢了?
    宋颂兴:征收“富人税”的好处主要不是经济上的,甚至可以说是会阻碍经济的发展。对法国来说,即使真的能征收到2.1亿欧元,对国家财政也仅是杯水车薪。这种方式更多的意义是一种“政治戏码”,奥朗德上任前,提出的几项承诺中就包含了“向法国的富人征税”。
    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发生以来,法国经济增长不振的同时,失业问题长期难以解决,社会矛盾可能激化。因此,短期来看,这种方式可以平息社会对贫富差距、经济不振等不满情绪。但长远来看,可能会导致资本外流、影响工作效率和公平等问题的出现。
    王丹青:个人税赋是一种财富再分配的手段,通过征收“富人税”有助于在经济发展萎靡阶段,更好地平衡国内的财富分配,缓解国内矛盾。但是,对于重振经济的价值并不好说。
    此外,例如奥朗德承诺征收“富人税”的举措也不一定是“政治作秀”,因为毕竟“富人税”的确有助于国内的稳定。
    崔新生:对富人课以重税,并不是法国一家的传统,实际上,早先一些欧洲其他国家早已用过类似的税负手段。就法国看,75%的水平是个相对恰当的水平。首先,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很多国家,都是高福利国家,即税负的使用是合理合法,有保障的;其次,客观而言,法国要抵挡住新一轮的经济冲击,通过纳税的手段,可让政府的资金相对充裕,这样对未来可能的危机才能作准备。
    牛海鹏:从历史上看,法国社会党一般都会主张打压富人,给中下层人民提供更多的福利。这是社会党的习惯,但也是为了取悦选民。站在这个角度,可以说这是奥朗德作秀的体现,但客观上也是其执政理念的体现。
    从经济角度看,为了满足中下层人民的需求,政府必定会扩大财政开支。这就要法国政府“开源节流”。在“节流”可能引起公职人员公愤的情况下,“开源”或许更好。因此,富人成为了法国政府的目标。
    话题二
    是不是“真公平”

    “对于收入和资产征收累进制的税赋,基本是国际惯例,因而‘富人税’也是无可厚非,重要的是如何设定标准、税额等。”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富人税”来势汹汹,反映出西方社会日益扩张的仇富情绪。同时,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观察到,西方社会的富人阶层与其他社会群体间的差距较上一代有显著扩大。分析普遍认为,正是这种社会差距造成的不平等现象加深了民众对富人的敌意。
    那么,征收“富人税”,这种“劫富济贫”的方式是不是“真公平”?
    宋颂兴:现如今全世界的贫富矛盾都比较突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财富的创造就主要依靠资本和技术,因此就会造成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的局面。
    事实上,对于“公平”一词很难定义,公平是个相对的概念。从财富收入角度来看,当前社会的贫富差距的确很大,也存在创造财富机会、规则不平等的状况。但从生产力过程来看,资金和技术的高付出者本应该获得更多财富。
    王丹青:北欧地区的高税负,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是总体上促进了国内的和谐和经济的稳定。征收“富人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社会差距和矛盾。对于收入和资产征收累进制的税赋,基本是国际惯例,因而“富人税”也是无可厚非,重要的是如何设定标准、税额等。
    崔新生:是否公平,这就要看从何种角度去理解。站在贫困人群的角度,他们肯定会同意,毕竟生活有了保障。但站在富人的角度,他们会发问:同样对社会做出了贡献,为什么要对我们课以重税。
    牛海鹏:站在富人阶层的角度,确实不公平,也可能会产生“移民”等副作用。因为他们本就是依法获得的财富,现在超额征收,自然会引起不满。
    但税收的另一个功能是财富的再分配。站在另一个角度,如穷人一直处在“温饱线”以下,那从政府层面看,就不应该了。因此,征收富人税,又有一定的合理性。
    话题三
    中国能否借鉴
    “从经济层面来看,目前中国还处于资本积累阶段,财富向少数人汇聚是正常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是,财富在谁手中并不重要,资本使用更有效率才是关键。”
    中国贫富悬殊仍在不断扩大。今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公布,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亿万富豪人数达到创纪录的168位,相较于前一年的113名出现大幅提升。
    与此同时,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一直低于经济增速,因此不少人担心2020年收入倍增目标可能落空。有观点认为,收入倍增不仅仅取决于GDP的增长,如果中国GDP一年增长10%到15%,但收入结构不进行深层次改革,收入增速恐怕也不会加快。而要想让收入真正落到老百姓腰包里,国家必须在调控个人所得税方面下功夫,可以学习国外成熟经验,例如法国推行的“富人税”。那么,在您看来,中国是否也有必要开征“富人税”?
    宋颂兴:中国还没发展到这个阶段,目前不适合开征“富人税”。这主要基于两方面原因:从思想层面来看,法国是现代民主的发源地,平等观念根深蒂固。开征“富人税”有一定的思想基础。而从经济层面来看,目前中国还处于资本积累阶段,财富向少数人汇聚是正常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是,在我看来,财富在谁手中并不重要,资本使用更有效率才是关键。
    王丹青:其实,个人所得税的征收,以及房产税的推广,都是财富再分配的手段。而“富人税”只是一个名称而已,本质上还是增加高收入人群的税赋比例。对于中国的国情来说,重要的还是采取有效的手段,实现财富和个人收益的合理分配,仅从税赋角度入手无法真正实现这一目的。
    崔新生:实际上,站在社会公平正义的角度,富人税或是必须的。中国贫富分化一直存在,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虽然官方未公布基尼系数,但实际上已回避不了这个问题了。但假如实施,也是有难度的。首先,中国不少富人阶层,并没有做到财富的完全透明化、公开化,甚至不少有所谓的“原罪”。其次,就社会层面看,富人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能否真正得到实施,都得打一个问号。更关键的是,中国的税制不完全合理,即使课以重税,能真正完全用到该用到的领域,真正解决贫富分化吗?
    牛海鹏:对于富人阶层,首先,中国没有明确的一个定义,到底拥有多少资产才算富人。其次,就算对富人征税,那么,如果他转移财富怎么办?隐瞒灰色收入,又该怎么计算?至少目前看,暂时不具备技术上和政策上的操作空间。
    话题四
    是否存“副作用”

    “政府有关部门怎么协调各方面利益,是不是能在已有的税收基础上,对部分贡献较大的人群,减免相关税收。”
    据报道,高达75%的富人税,使法国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人们将要缴纳三倍于以往的税金,很多企业老板和公司经理表示,他们“正在经历一场噩梦”。在这样的背景下,是否会涌现“移民一族”?除此之外,征收“富人税”还将面临哪些困境?征收“富人税”的真正意义在哪里,这一税种是否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宋颂兴:正如我上述所说,征收“富人税”会对经济产生一定的负面作用。一方面,会影响到工作效率。举例来说,原本靠技术吃饭的人每年能赚到100万欧元,现在因为税收问题,可能就不会再拼命工作,将收入保持在征收“富人税”的标准线以下,这无疑会拖累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还可能涌现“转移潮”,资本外流无法避免,事实上这种现象已经发生。
    不过,相对而言,在法国征收“富人税”对当地社会的震动不会太大。据了解,大多数法国人以公平观念作为基本思想,同时爱国热情也比较高涨,资本外流现象会少些。而如果这种方式被运用在中国,可能产生的影响会更激烈。
    王丹青:税赋的增长,一定会造成相关阶层的“用脚投票”,而且也会降低相关阶层的工作积极性。在我看来,征收“富人税”的意义在于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和谐,而这也决定了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因此,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如何征收,包括对象、额度和标准等具体因素。
    崔新生:副作用一定是有的。对于目前的环境,之前就有部分富人表达了不满。一旦政府有关部门真的下发了文件,可能会让更多的富人移民。但换个角度思考,富人并不是没有贡献,至少其所在的企业是纳税大户,也能承担社会责任。因此,政策的出台,要看有关部门如何协调各方面利益了。
    牛海鹏:副作用不可能没有。富人阶层会想,我们不是没有缴纳个税,企业也不是没有缴纳营业税。关键在于,政府有关部门怎么协调各方面利益,是不是能在已有的税收基础上,对部分贡献较大的人群,减免相关税收。
    话题五
    如何缓解“税痛”

    “应降低对中小企业的税收,减少中产阶层和工薪阶层的税收,这样才能造成公平的发展环境。”
    中国当前的税收制度被民众戏称为“劫贫济富”的逆调节。1994年以来,中国个人所得税法先后经历了5次修订。2011年,中国对个税法修改后,个税起征点由2000元提高至3500元。纳税人数由约8400万人减至约2400万人,这就意味着有约6000万人不需要缴纳个税,只剩下约2400万人继续缴税。尽管提高了个税征税起征点,但对富人没什么影响。那么,中国“税负”究竟高不高?是否有进一步调整的必要,又该如何调整?
    宋颂兴:中国经济的市场化程度不够,财政对于税收的依赖非常重。随着市场化程度的加深,这种依赖度会逐渐降低。
    近年来,尽管政府在不断地提高个税起征点,但物价水平正在以更快的速度上涨,百姓仍深刻感受到税负之重。对于个税来说,提高起征点是当务之急。与此同时,还可以增加税率幅度,提高高收入者的税收。但必须强调的是,这个幅度的增加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此外,政府还应优先考虑削减企业税,创造更加公平的税收环境,扶持企业发展。
    总体来说,税收政策要以社会的基本稳定为前提,同时要保证经济发展有一定的效率,对于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就要考验政治家的智慧了。
    王丹青:调查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高达0.61,相比全球0.44的平均水平,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明显处于高位。实际上,工资性收入、劳动性收入并不是真正富人阶层的收入来源,而更多的是资产型的收入。就税负水平来说,中国在全球处于较高的水平,合理的减税有助于促进经济的发展。而调整的方向,还是真实有效地实现财富的再分配,有针对性地选择征税对象和征税模式,促进社会的和谐。
    崔新生:最关键的,不在于对富人课税,而是改变目前的税制结构,这才是最大的不公。未来,应降低对中小企业的税收,减少中产阶层和工薪阶层的税收,这样才能造成公平的发展环境。
    牛海鹏:中国的税制需要进一步地完善和改革。首先,减免中小企业的赋税,让他们更充分地参与到市场活动中,并避免受客观条件的侵扰;其次,要让间接税更多地变为直接税,降低普通人群的消费成本。

 

(实习编辑:郝东杰)

分享到:0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财税24H热点
境外税讯
双微

本社风貌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中国税务杂志社服务热线:010-63584622
电子邮箱:tax@ctax.org.cn | 联系电话:010-63422191 | 传真:86-010-63584617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投稿邮箱:shuixun@ctax.org.cn |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电话:010-6388678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55
主办:中国税务杂志社 HTTP://www.ctax.org.cn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 1012012003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40820号 | 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