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当铺”兴衰记

2020-10-09    来源:中国税务杂志社


  “皇家当铺”兴衰记
   滕德永 
  老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按说,天下最富有者莫过于天子,然而,就算是皇帝,也有缺钱的时候。
  说起来您可能不信,但这样听起来都稀罕的事儿,历史上还真的发生过。    
  故事还得从清入关讲起。
  清入关后,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内务府经费都非常紧张。清初顺治、康熙都非常注重节俭。顺治四年即公元1647年,顺治皇帝福临赴豫亲王家宴,见所用炭火锅为白银制造,非常气愤,为此颁布谕旨:以“朕尚未如此奢靡”“不如赐人为善”为由,谕令禁止。宫中经费不足是顺治、康熙倡行节俭的主要原因。
   为了扩大宫中财源,减少对户部财政的依赖,清代的皇帝们积极开拓财源,以增加皇室收入,就这样,经营当铺被纳入皇家的创收视野。
  清代皇室经营当铺大概始于康熙晚期,当时,康熙几个有权势的皇子已经开始经营当铺。但内务府的当铺经营始于雍正时期。
  雍正登基之初,发内帑银90万两生息,作为八旗和内务府三旗官兵婚丧嫁娶之用。简亲王神保住即用其中的10万两开设了4个当铺。
  在清代皇帝之中,最热衷开当铺的还当数乾隆皇帝。乾隆登基之初,总管内务府大臣海望领银22000两,办理庆瑞、庆盛两个当铺。此后,当铺经营成为乾隆和内务府经常讨论的话题。乾隆十年即公元1745年,内务府开设当铺5个,乾隆十二年增设当铺4个。至乾隆十三年,内务府经营的当铺已经多达21个。
  乾隆时期内务府开设的当铺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其一是内务府出资开设当铺。内务府开设当铺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不仅因其经费得到广储司银库的支持,,而且由于内务府控制了大量地处繁华地段的房产,选址极为有利。在内务府开设的当铺中,有很多位于经济繁荣的现今西单、东单及西安门一带。
  其二是籍没入官的当铺。乾隆三十年,步军统领衙门查抄桑斋多尔吉家产,内有当铺一个,内务府将此当留存,改名庆昌当,继续运营。乾隆四十九年,内务府查抄太监德仁名下万兴当铺一个并留存试办,收益达到宫中要求,亦被保留下来。被查抄当铺最多的是和珅及其家族。除赏赐永璇、永璘等人当铺6个外,其余14个交内务府经营。
  其三,当铺盈利开设。乾隆十二年,内务府开设了庆瑞与庆盛之后,对所得利银未做具体安排。此后,内务府奏请决定在所得利银超过5万两时,即将其取出作本开设新的当铺。乾隆二十年,庆瑞与庆盛二当历年所得利银已经达到5.7万余两。于是,内务府用该银开设了庆丰当铺。
  内务府经营当铺的目的是获取收益,但实际情况则令人失望。
  内务府对这些当铺的盈利情况提出了要求。在当铺开设第一年当多赎少,得利无几,几乎不能抵补管当人员伙食、薪资等费用,故获利多少未做规定,但要求第二年应得利五六厘,第三年应得利七八厘,第四年应得利一分,并且实行本利皆充本生利的生息模式。这里的一分起息参照的是内务府放贷的标准,但实现者无多。为此,内务府决定严格管理,对那些获利不及一分的当铺,其缺额由各当铺的管理官员“照数赔补”,如逾限不交,则将当铺管理官员的家产变卖抵补。
  即使如此,有些当铺的经营依然惨淡。
  嘉庆四年,内务府对其经营的当铺进行调整。对那些运营较好的当铺增加投资,受益不足者减少营运成本。,但内务府当铺的经营状况依然未有改观。至晚清时期,尽管内务府当铺收益很低,但无论是皇帝还是内务府官员仍在极力维持。直至光绪元年,内务府当铺经营入不敷出,还要支付管理人员的伙食、薪资、房屋修理等费用,纯属赔本生意。于是,内务府决定全部关停,撤出资金,另寻出路。
  至此,内务府基本上终止了当铺经营活动。
  当铺收益如此之低,为何内务府又竭力维持呢?这是因为内务府开设的很多当铺都有固定的用途:有的用于赏赐分府的皇子和下嫁的公主,有的用于赏赐太监,有的用于官员养廉,还有的用于内务府衙门公费以及派往外差人员的盘费等。每个当铺收益虽不多,但可用于多种用途,更为重要的是,一些当铺在设立之初,其用途即已经设定。若予以取消,此项费用则需要另行筹措,势必影响到内务府整体的支出。
  内务府缺乏商业运作能力,在变价宫中物品、经营房产之外,不能开拓出新的财源,将宫中银两经营当铺是他们能够想的到为数不多的收入来源。
  总之,内务府经营当铺是皇室努力开拓财源的尝试,随着经济的衰退,皇家当铺对内务府的贡献越来越小,迫切需要新的事物替代它。在这种背景下,内务府理应破旧立新而非坚守旧制,但由于缺乏称职的理财人员,加之制度的束缚,使得内务府没能改变当铺经营的模式。内务府当铺消亡也就成为了必然。(作者单位:故宫博物院)
  (责任编辑:高宏丽)
  

作者: 责任编辑:陈超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