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专区>>业务研究 >> 正文

营改增宏观经济效应的实证研究

2016-11-30 10:04:00 | 来源:《税务研究》 | 作者:

    内容提要:本文将投入产出法与CGE 模型结合,测算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以及生活性服务业营改增对我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产业结构以及居民收入分配状况的影响。研究发现,四大行业营改增将使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26%、投资需求增长5.29%、居民名义收入增长1.67%,但会使得就业水平降低1.70%.从产业结构看,四大行业营改增对工业的促进作用要大于服务业。从居民收入分配状况看,四大行业营改增将会扩大城镇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但会改善农村居民收入分配差距。
    关键词:营改增 经济效应 产业结构 收入分配 实证研究
    一、引 言
    2016 年5 月1 日,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以及生活性服务业一并被纳入增值税征收范围(以下简称“四大行业营改增”),从而完成了营改增全覆盖。根据《中国税务年鉴(2012)》,我国2011 年营业税收入13 679.8亿元,其中建筑业营业税收入3 102.2 亿元、房地产业营业税收入3 590.4 亿元、金融业营业税收入2 163.9 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税收入的22.68%、26.25%、15.82%.即使不考虑生活性服务业,仅建筑业、房地产业与金融业三个行业缴纳的营业税就占整个营业税收入的64.74%.四大行业营改增不但会对财政收入、企业税负产生重要影响,更为重要的是对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产生深远影响。因此,研究分析四大行业营改增的宏观经济效应具有重要意义。
    很多现有文献对营改增的经济效应从不同视角进行了分析。如姜明耀(2011)对行业税负进行测算,指出增值税扩围改革所导致的服务业税负波动幅度大于工业,服务业行业增值率较高且行业间差距明显是服务业税负波动较大的重要原因。田志伟和胡怡建(2013)认为,依靠税制设计,短期内可以保证所有行业税负只降不升,但长期看,仍然有部分行业会出现税负上升的现象。程子建(2011)认为将增值税扩大到生产性服务业将改善居民福利,但具有累退性;全面扩围的福利改善作用小于生产性扩围,但具有累进性。王朝才等(2012)选用可计算的一般均衡模型(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CGE)为数据模拟和政策分析的工具,得出增值税扩围的最优方案是最大范围地扩大增值税征收范围,同时各行业实行统一税率课税;次优方案是最大范围扩围,但对服务业实行统一的低税率;最差的方案是实行全行业扩围,但保持原有的差别税率课税。田志伟和胡怡建(2014)考虑了政策时滞的影响之后,研究了营改增在不同的时间阶段对我国经济所可能产生的不同影响。
    可以看出,虽然研究营改增经济效应的文献已有很多,但少有文献专门研究四大行业营改增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影响。与前期营改增试点相比,四大行业营改增特点鲜明。首先,四大行业营改增亮点之一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购进的不动产可以抵扣进项税额,这对于刺激企业进行不动产投资与降低企业的不动产使用成本具有重要意义。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5》,2014 年我国建筑安装工程总投资349 789.0 亿元,这其中既包括可以抵扣进项税额的生产用不动产,也包括不可以抵扣进项税额的住宅。2014 年中国房屋建筑竣工面积355 068.4 万平方米,其中住宅面积为1 9 2 5 4 5 万平方米,占比54.22%.因此,2014 年我国生产用不动产总投资达到160 133亿元。如此巨大的不动产投资纳入进项税抵扣后,必定会产生巨大的进项税额,从而使各个行业都会产生减税效应。其次,允许金融业抵扣进项税额,但不允许其利息收入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对金融业征收增值税的一种折衷方案。再次,生活性服务业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对其改征增值税会如何影响居民生活也值得探究。
    为此,本文在考虑了四大行业营改增特点的前提下,构建了我国营改增的CGE 模型,用于分析四大行业营改增对我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产业结构以及居民收入分配状况所可能产生的影响。
    二、模型设置与数据基础
    从现有文献来看,投入产出法与CGE 模型是研究营改增经济效应的主要方法。我们认为,由于存在税收优惠、数据体系不完整等原因,投入产出法测算结果往往与实际情况相差甚大。而传统的CGE 模型将增值税看作是一种要素税,即对劳动与资本征收的一种税,这种方法在研究增值税扩围问题上不能体现行业进项税额的变化。因此,本文将投入产出法与CGE 模型结合来研究四大行业营改增的经济效应问题。
    (一)模型设置
    本文的CGE模型在标准的CGE模型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模型使用两层嵌套的生产函数来描述厂商的生产行为。
    第一层生产函数: 
  

    上式中的PVA、P I N T A 分别表示QVA 与QINT 的价格。CES 生产函数认为厂商的要素投入与中间投入之间存在一定的替代关系。上式刻画了在最优的生产决策下,要素投入与中间投入之间的比例关系。 
  

   上式是总产出QA 的定价方程。其中,PA 表示商品总产出QA 的出厂价格,stock 表示存货,tvad 表示增值税税率,leiv 表示企业的征收比率,①tiq 表示除增值税与营业税之外的其他商品税实际税率,tbus表示营业税实际税率。因此,PA×(QAstock)×tvad/(1+tvad)× leiv就可以表示行业的销项税额。而固定资产的进项税额与中间投入的进项税额分别通过生产要素价格PVA 与中间投入价格PINTA 来体现。 
   

   上式WL 与WK分别表示劳动和资本的价格,tvak × leiv × WK × QKD 则表示由于固定资产投资所形成的进项税额。CES生产函数认为劳动投入与资本投入之间存在一定的替代关系。上式刻画了在最优的生产决策下,劳动投入与资本投入之间的比例关系。
 

   PVA与QVA分别表示复合生产要素的价格与复合生产要素的数量,tvak 表示固定资产的复合税率,因此,上式为复合生产要素的定价方程。
    用ica表示中间投入部分的投入产出直接消耗系数,QINTca 表示行业c 对行业a 的中间投入数量,则模型的中间投入方程可以表示为: 
  

    其中,PQ × QINT × tvad/(1+tvad)× leiv 用于刻画来自中间投入的进项税额,ttc 表示政策变量,c 表示的行业不允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时为0,其他时候为1.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对模型的其他部分进行了省略。我国营改增CGE 模型的具体设置方法可以参考田志伟和胡怡建(2014)。
    (二)数据基础
    社会核算矩阵的编制主要依靠《中国投入产出表(2007)》、《中国投入产出表(2010)》、《中国统计年鉴(2011)》以及《中国税务年鉴(2011)》,社会核算矩阵使用交叉熵RAS 法调平。CGE 模型中的份额参数以及规模参数通过SAM 表校准估算得到,模型中CES 生产函数、Armington 函数以及CET函数中的替代弹性主要参考GTAP5①的数据。
    不同分组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收入来源以及消费支出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11)》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
    三、模拟运算结果
    (一)对主要宏观经济变量的影响 
 

    表1显示,四大行业营改增可以使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26%.我国2015 年国内生产总值大约为676 708 亿元,因此,这相当于使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 550 亿元。而目前财政部给出的减税额度为5 000 亿元,所以,四大行业营改增对经济总量的带动作用大约相当于其减税额的1.71 倍。
    四大行业营改增对我国投资需求具有较大的促进作用,可以使得国内投资需求增长5.29%.探究其原因,四大行业营改增除了通过带动经济增长从而带动投资需求增长之外,更重要的是,营改增之后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购进的不动产可以抵扣进项税额,大大降低了企业的不动产投资成本。
    四大行业营改增对我国居民整体就业情况的影响相对复杂。首先,营改增对经济的带动作用可以促进居民就业的增长。其次,营改增后固定资产投资可以抵扣进项税额,资本要素使用成本相对降低,企业在资本要素与劳动要素使用之间存在一定的相互替代关系,因此,营改增后企业会更加倾向于使用资本要素,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居民就业。从综合结果看,本次营改增将使得我国居民就业减少1.70%.居民就业减少会减少居民劳动要素收入,但投资需求增长会增加居民资本要素收入,两者合计,可以发现,本次营改增将使得居民收入增长1.67%.
    值得注意的是,税收政策往往存在政策时滞,营改增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影响也不是立即实现的,营改增对各经济指标的影响可能会在未来三到五年内逐步显现出来。
    (二)对产业结构的影响 
 

 

   营改增虽然主要是在服务业领域的改革,但增值税的特点决定了改革必定会波及到各个产业。对营改增试点行业本身来说,除税负变化之外,营改增还会带来企业管理模型、成本结构以及定价方式的变化。对营改增试点行业的上游企业来说,其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在试点企业可以抵扣进项税额,因此上游企业获得与试点企业重新议价的机会,可能获得利润的上升。而对营改增试点行业的下游企业来说,由于营改增之后试点行业可以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下游企业可抵扣进项税增多,伴随的是税负降低与利润增加。尤其是房地产业与建筑业营改增之后,企业购进的不动产可以抵扣进项税额,必然大幅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如表2,根据测算,四大行业营改增可以使得我国农业增长0.43%,工业增长2.40%,服务业增长1.75%.这说明,在此次四大行业营改增改革中,工业受益程度更大。

    表3给出了四大行业营改增对不同产业总产出的影响。根据测算,其中受益最大的五个行业分别为“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金融业”、“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批发零售业”,其以不变价格衡量的总产出分别增长5.43%、4.99%、4.16%、4.12% 以及4.11%.而有少数几个行业因本次营改增而受损,分别为“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教育”、“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以及“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其以不变价格衡量的总产出分别降低4.72%、3.09%、1.50%以及1.07%.这主要是因为营改增为减税型改革,税收收入的减少会压缩政府支出的规模(本文的模型设置考虑了这一影响),因此,这四个行业因政府采购的减少而规模有所降低。
    (三)对居民收入分配的影响
    营改增对居民收入分配的影响可以分为几个方面。首先,因营改增会降低生产成本,从而会引起商品价格的下降,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居民的商品购买力,从而增加居民的实际收入。但由于不同商品价格受营改增影响程度不同,且不同收入群体消费支出构成也并不相同,因此,不同收入群体实际收入水平受营改增的影响程度也并不相同。根据表4 中“消费含税”一列可以看出,不管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四大行业营改增使得居民消费支出中的含税量均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而降低。同时, 使得城镇基尼系数下降0.100%、农村居民基尼系数下降0.608%,改善了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我们分析认为,对农村居民收入分配状况的改善程度大于城镇居民,主要是由于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所致。 
  

 

    营改增除了通过影响居民消费支出中的含税量来影响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之外,营改增还可以通过影响劳动要素与资本要素的报酬来影响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的数据,可以将居民的收入分为劳动要素收入、资本要素收入以及转移支付。因此,结合本文测算出的营改增对资本要素收入与劳动要素收入的影响,就可以测算出四大行业营改增通过资本要素与劳动要素对居民收入分配状况的影响程度。如表4 所示,四大行业营改增会通过劳动要素降低居民的收入水平,而会通过资本要素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由于居民收入中的劳动要素份额相对较大,因此,总体上看,四大行业营改增通过资本要素与劳动要素对居民收入水平的影响是负的。
    综合考虑本次营改增对消费含税与要素收入影响之后,可以看出,四大行业营改增使得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都有所提高,城镇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增长1.10%,农村居民的平均收入水平增长0.64%。城镇居民的基尼系数上升了0.092%,农村居民的基尼系数下降了0.520%,即四大行业营改增扩大了城镇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但缩小了农村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
    四、结 论
    我国自2012年1 月1 日在上海开始营改增试点改革以来,营改增已经进行了五年之久,以交通运输业、电信业等为代表的一系列生产性服务业已经陆续纳入了增值税的征收范围。营改增虽然已经积累了大量经验,但2016 年5 月1 日被纳入营改增范围的四大行业营业税收入占原营业税收入的比重达80%,不仅会对财政收入、企业税负产生重要影响,更为重要的是对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产生深远影响。
    (一)对主要宏观经济变量的影响
    四大行业营改增对国内生产总值、投资需求以及国民收入均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根据测算,本次营改增可以使得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26%,可以使得投资需求增长大约5.29%.但由于不动产可以抵扣进项税额之后,企业使用资本要素的价格相对降低,替代了部分劳动要素需求,因此会对居民就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使得我国居民就业减少1.70%。资本要素与劳动要素的共同作用使得居民的名义收入水平增长1.67%。值得注意的是,税收政策往往存在政策时滞,营改增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影响也不是立即实现的,本文所测算的营改增对各经济指标的影响可能会在未来三到五年内逐步发挥出来。
    (二)对产业结构的影响
    营改增虽然主要是在服务业领域的改革,但增值税的特点决定了改革必定会波及到各个产业。根据测算,四大行业营改增可以使得我国农业增长0.43%,工业增长2.40%,服务业增长1.75%。这说明,在此次四大行业营改增改革中,工业受益程度更大。从细分行业来看,四大行业营改增受益最大的五个行业分别为“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金融业”、“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商业服务业”以及“批发零售业”,其以不变价格衡量的总产出分别增长5.43%、4.99% 、4.16%、4.12% 以及4.11%。 
    (三)对居民收入分配状况的影响
    营改增不仅可以通过影响商品的含税量来影响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而且还可以通过影响资本要素与劳动要素收入来影响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根据测算,从四大行业营改增对商品含税量的影响看,不管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居民消费支出中的含税量均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而降低,可以使得城镇基尼系数下降0.100%、农村居民基尼系数下降0.608%,改善了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而从四大行业营改增对要素收入的影响看,营改增通过资本要素与劳动要素对居民收入水平的影响是负的,即降低了居民的名义收入水平。但综合考虑四大行业营改增对消费含税与要素收入影响之后,可以看出,四大行业营改增使得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都有所提高,使得城镇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增长1.10%,农村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增长0.64%,并且使得城镇居民的基尼系数上升了0.092%,农村居民的基尼系数下降了0.520%,即扩大了城镇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但缩小了农村居民之间收入分配差距。

分享到: 0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相关文章

财税要闻
境外税讯
双微

本社风貌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中国税务杂志社服务热线:010-63584622
电子邮箱:tax@ctax.org.cn | 联系电话:010-63422191 | 传真:86-010-63584617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投稿邮箱:shuixun@ctax.org.cn |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电话:010-6388678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55
主办:中国税务杂志社 HTTP://www.ctax.org.cn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 1012012003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6063117号 | 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