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观察 >> 正文

郑永年:坚持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2019-11-28 14:01:00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祝乃娟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近日发布。就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数据等纳入生产要素、创新机制,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如何更好地完善创新环境与吸引人才,本报记者专访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荣誉教授郑永年。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强调资本的空间布局与结构配置

  问: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决定指出,要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在所有制方面,探索公有制的多种实现形式,请您谈谈。

  郑永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中国发展和经济理论都是个贡献。1980年代我们开始提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由此发展起来。前苏联解体后走向了西方市场经济,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市场经济体,在发展过程中都出现了很多问题,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差距拉大以及很多社会问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修改为“决定性作用”。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政府也要更好地发挥作用,在经济上的表现之一就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西方比如法国、德国、英国(撒切尔时代之前)的国有部门也很大。

  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明确提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要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需要强调资本的空间布局,在空间布局上要进一步优化。广东、浙江与江苏民营经济很强,东北地区,国企占主导地位。同时,国企和民企,在结构上的配置也需要进一步优化。我们现在推进的PPP,我这几年考察发现,同一个领域如果既有国企,又有民企,民企参与竞争仍然较难,面临的挑战主要有如何获得银行贷款等问题。在国计民生占主导地位的领域,国企占主导,民企应该是帮手;但在有些领域,应该是民企占优势,国企是帮手。应该进一步推进分类改革,优化结构配置。另外,在国企占主导地位的领域,也可以考虑引入多个国企,加大竞争。

  最后,我们的金融体系也要优化,除了国有大银行,还应该成立大批中小银行,更好地为中小企业贷款服务。美国既有华尔街的大投行,但也有很多中小型银行。

  要正确理解国资做强做大。国企要在自己的主业领域内提高产品附加值,有些方面要做专业做强,强了自然就大了。

  积极推进制度建设,参与国际数据治理

  问:在收入分配制度方面,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要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决定》强调了“知识、技术、管理”作为生产要素,首次增列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您怎么看?

  郑永年:数据等纳入生产要素,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做法。我们讲按劳分配,什么是“劳”,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数据等要素也重要起来了。这是基本面方面的原因,这些生产要素需要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

  现在也要看到另一个方面,经济形态发生了变化,1980年代全球化以及技术进步,创造了大量财富,社会公平就变得很重要。比如西方的一些大科技公司要不要被分解的问题,目前也是社会讨论的焦点,因为它们已经形成了某种垄断。数据也是可以垄断的,真正要做到公平,政府还要发挥更好的作用,如果没有政府的规制,还会出现垄断。马克思对市场和资本集中的论断是非常正确的,市场的本质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突出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政府要规制好,两方面都要结合,政府与市场是一个相对平衡的概念。

  问:建立数据领域的规则与制度如何推进?

  郑永年:中国数据的体量较大,要加紧研究规则制定。原则应该是既要促进市场发展,又要符合公共利益。并且,先要把国内的规则制定好,再参与国际治理,加大国际数据治理话语权。这方面中美应该承担主要作用,因为欧洲的互联网产业并不强。

  鼓励创新,同时也要反技术垄断

  问:要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该如何推进?

  郑永年: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企业,这在广东一带、粤港澳大湾区体现得非常明显,企业创新很突出。以企业为主体来创新,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制度环境?知识产权越来越变得重要,我们要把保护知识产权提高到很重要的地位,要把法治提高到优先的位置。要意识到,知识产权保护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应付西方。

  同时,也要反垄断,因为经济要保持开放性,有些有钱的公司购买技术进行垄断,并不是为了自己使用,而是为了“卡脖子”。因此,既要维持技术创新的能力,也要防止技术垄断。政府要发挥作用,除了天然垄断领域以外,要维持经济体的开放性,这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垄断会导致“政策寻租”,垄断会形成一个封闭的市场,但市场需要保持开放,这就需要政府的作用。

  进一步整合大湾区“棋盘”的资源

   问: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政府应该如何在创新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科研成果的转化落地,最关键的是什么?

  郑永年:粤港澳大湾区要一盘棋,比如香港基础研究的能力很强,但市场空间小,可以整合资源,从大湾区棋盘来考虑,一些基础研究放在港澳地区,成果转化放在整个大湾区内,就很有效了。大湾区内的城市应该更加整合,避免重复劳动,把资源对接好。大湾区是一个国家的大湾区,整合资源很重要。

  欧盟很多产业分布在不同国家,方式都是分工合作。尤其是在教育、科研方面,欧盟基金整合得很好,把最好的资源整合起来,由区域内最优秀的人申请,支持基础研究。

  问:您对粤港澳大湾区吸引人才有什么建议?

  郑永年:相比于其他地区,粤港澳大湾区有更好的条件吸引到人才,但很多方面还没实现,深圳和广州还需要更国际化,但不是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吸引人才需要载体,人才来了以后待到哪里?就是好的大学和国家的实验室,也并不一定是要把好的大学和国家实验室都吸引过来,建一所好的大学,并不是一蹴而就,可能需要数十年。大湾区首先应该整合好区域内的资源,可以通过与港澳整合,加大基础研究以及科研成果转化。

  确保治理效能转化

  问:此次《决定》提出,要优化行政区划设置,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实行扁平化管理。请您谈谈行政区划对地区高质量发展中扮演的角色?

  郑永年:扁平化管理很重要。对于经济发展而言,政府的层级不需要太多,而是要合理化设置,一些地方经济体量越来越大,设市就是因时而动;但行政区划设置并不是只根据地方经济体量,也要本着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原则,减少不必要的机构与层级,减少地方主义对经济的不利影响。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行政区划设置的原则与规则应该体系化和制度化,而不是偶发性的变动。

  问:如何能够更好地确保国家治理效能的转化与提高?

  郑永年:无论是政府管理还是政府治理,其中的基本要义都在于治理效能的提升。中国自古有一套符合自己文明性的制度体系延续至今,在治理方面,决策权、执行权与监察权合作,这种制度格局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不会改变。决策权强调科学性,执行权强调执行力,监察权来保证执行与效能。这之间是统一的。既强调执行力,又强调政府要创新管理服务。这也是一种平衡。

分享到: 0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相关文章

财税要闻
境外税讯
双微

本社风貌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中国税务杂志社服务热线:010-63584622
电子邮箱:tax@ctax.org.cn | 联系电话:010-63422191 | 传真:86-010-63584617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投稿邮箱:shuixun@ctax.org.cn |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电话:010-6388678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55
主办:中国税务杂志社 HTTP://www.ctax.org.cn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 1012012003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6063117号 | 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