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总局动态 24H热点 境外税讯
最新视频 税收正能量 新闻动态 税收实务 税事访谈 税势纵览 热门推荐 图说税势
中国税务 税务研究 国际税收 税收舆情 税收热点 地方舆情
法规速递 政策解读 12366精华 业务辅导 税务筹划
财税专家 专家视点 热点时评
杂志社微信
图片新闻 山东新闻 基层建设 征纳互动 纳税服务 税务稽查 广角镜 会员单位
图片新闻 来稿选登 业务研究 局长论坛 一线传真 经验推介 税案解析 稽查动态

首页>>山东分站>>广角镜 >> 正文

忠诚铸税魂——追记费县地税局费城中心所副所长翟兴贵

2014-06-24 13:47:00  10:43:00 | 来源:中国税务网- 山东省费县地税局 | 作者:李全印 徐奎明 冯利民 曹雪萍

    他是一粒微尘却闪烁着群星的璀璨,他是一朵浪花却映射着太阳的光芒,他是一滴晨露,他是一缕春风,茫茫人海中他凝聚成一片圣洁的地税蓝。他扎根基层从税26年,在领导眼里他是一位能打硬仗的“多面手”,在同事眼里他是一位值得信赖的“老大哥”,在亲人眼里他是有情有爱的“主心骨”, 在纳税人眼里他是胜似亲人的“热心肠”。他三次在手术台上与死神搏斗,每一次都用微笑把眷恋着的大爱珍藏,用顽强的意志谱写了一曲忠诚卫士的赞歌。他,就是费县地税局费城中心所副所长翟兴贵。
    生命停止在工作岗位
    费县地税局费城中心所所长刘德永至今还舍不得删去这条令他难过和内疚的短信。2014年4月8日,翟兴贵习惯性地发给刘所长一条短信:河东片区税收任务已基本完成,部分人员可以调剂到其他片区集中使用。没想到,三天后,他就永远的离开了。
    下了手术台就上工作台。2010年3月,在费县地税局组织的全员查体中,胸片显示他胸部有个拳头大小的肿瘤。2010年5月,在领导的多次催促下,他到青岛肿瘤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在他胸隔肌腺体上长了一个86*63*56毫米大小的肿瘤。了解清他的情况,医生不停叨唠着:“发现的太晚了,真是只要工作不要命啊。”5月20日,医院做了开胸取瘤手术,术后,医生叮嘱他,一定要安心在医院治疗,出院后至少也要歇上一年。然而仅仅三个月后,他就要求出院回到了工作岗位。这一年,他在所里加班加点的时间更多了,有时候,一连几天靠在分管的片区上,繁重的任务、虚弱的身体,他几次累倒在奔波的路上。同事们担心他的身体,主动陪着他加班工作,并轮流照顾他,他实行的“逐户清零倒排法”使片区征管秩序井井有条。年底,费城中心所被评为先进单位,他个人荣立三等功。
    肋骨断了照常工作。2013年12月5日,同志们发现他咳嗦的非常厉害,常常用水杯顶着自己的胸口,嘴唇发青,头冒虚汗,脸色灰暗。在刘所长的强迫下,他第二次来到青岛肿瘤医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复查时,竟发现他左侧断了两根肋骨。医生诊断这是因为长期服用激素类药物引起的骨质疏松,再加上劳累等外力因素引起的断裂。我们无法想象他是忍着多么大的病痛在忘我工作。医生责备他:“肋骨断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还不早点来查?你必须卧床好好治疗!”作为费城中心所的业务副所长,他最清楚年底是全年任务冲刺的关键时刻,他只住了一星期的院就带着一大包药品回到了工作岗位。2014年3月10日,他再次病倒在岗位上,同事们第三次把他带到青岛肿瘤医院,此时此刻,他的病情已经发展为胸腺瘤癌症晚期,肺部积满血液。
    让生命有限的每一天都活的踏实。静养,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因为,在他的工作日程表上还有太多没干完的活。我们现在才知道:2013年5月,大手术出院后医生开出的静养半年的病假条他连露也没露。爱之深,情之切,此时,它更眷恋他那融入自己生命的税收岗位,他说:“离开工作岗位一天就像丢了魂一样,离开工作岗位两天就像没有家一样,闲着要比上班累着还难受。”他哥哥事后告诉我们:第一次化验的结果是瞒着他的,可他上网一查治疗程序和吃的药物,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哪能瞒得住?弟弟对我说:要是没事干,就会瞎琢磨病,还是工作疗法好。
    人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半个月前还有说有笑和同事们一起奔波在税收一线的翟兴贵会突然离去。同组的王法伟回忆说: 2014年3月22日,翟所长还和他一起到金绣苑绣品有限公司催缴税款。当时,该公司的刘女士听到他咳的厉害,呼吸也比较困难,问他怎么了,他只是说“抱歉了,这是我的老毛病,不要紧,就是怪烦人的。”刘女士看到他疲惫的样子,赶忙缴清了城市建设维护税和地方教育费附加共计2475元的税款。十几天后,刘女士得知翟兴贵去世的消息,十分愧疚的说:“说实话,当时看他咳嗽的那样厉害还过来催税,感到很不舒服,现在想想,真是难为他了。”做为一所之长的刘德永至今仍很自责,在翟兴贵去世前几天,还安排他带队检查。更让他愧疚的是,直到翟兴贵去世后,他才得知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竟然早就患上了不治之症,近年来他拼命工作,实际上是在转移病痛的折磨,在和自己有限的生命赛跑。刘所长每每读起2014年3月19日翟兴贵从青岛治疗期间发来的短信“我没事,过几天就回去上班,让同志们辛苦了!”眼睛里就盈满泪水。2014年4月11日上午11时,他接到翟兴贵在临沂人民医院生命垂危的消息后,马上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赶了过去,想和他并肩战斗的好战友再多说几句话。然而,翟兴贵已进入昏迷状态,当听到刘所长的呼唤时,他又慢慢地睁开双眼,嘴唇动了又动,像是有许多话要说。是啊!他有太多的牵挂,太多的眷恋,太多的舍不得……
    忠诚凝聚在税徽
    头顶国徽,一身天蓝,忠于职守,无私奉献,你是我生命中的一片净土,一路芬芳,一尘不染。公正执法,责重如山,一身正气,两袖清廉,你是我理想的一片蓝天,一缕阳光,税徽璀璨。翟兴贵写的这首《税魂》是他二十多年漫漫地税人生的真实写照。
    “不求职位多高,只求干的最好!” 1988年,刚刚踏上税收工作岗位的他,被分配到最边远的山区竹园乡税务所,年轻、青涩,没有工作经验,更谈不上专业能力。同事依稀记得,那时,他就是个愣头小子,大部分时间就是骑着那辆大轮自行车磕磕碰碰地去各村查找税源,催缴税款。那时,征收屠宰税是一项极为艰辛的工作,还有很强的危险性,尽管如此,披星戴月,夜查路堵,从没少过他的身影。“越是艰苦的地方越锻炼人!”凭借一股子与生俱来的拼劲,他由一个初出茅庐的“嫩扁担”,迅速成长为一名业务精通、能挑大梁的中层干部。1994年8月,他担任竹园地税所副所长,主持所内全面工作,角色变了,他深感肩上的担子越重,足下的脚印就应该越深。于是,他一头扎进一线,深入全乡60多个村,实地察看税源状况,听取各方面意见和建议,通过认真梳理和广泛调研,在全县范围内率先开展“执法动态检查”,实现了税源管理“零遗漏”。提起河东片区以新建工业园为中心的税收管理工作,费城所同志们最常说的一个字就是“难”——任务重、面积广、税源散、摊子乱。面对这些没头没绪的“难”, “我来试试吧。” 2002年5月,刚刚调任费城所副所长的翟兴贵就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他加班加点,带领专管组,深入一线同纳税人推心置腹地交流。在摸清情况的基础上,他实行“先难后易,先大后小,先硬后弱”的征管办法,从硬骨头、难缠户、关系户入手,秉公执法,敢于较真,一个月多的时间就打开了矛盾缺口,扭转了征管“难”的局面。
    “宁愿自己累垮,也不能凉了纳税人的心!” 1999年5月,新庄分局开展车船税集中清理整治,他积极协调镇委、镇政府以及村支两委的力量,提出了“政策宣传铺平路,联合执法结硕果”检查方案。由于交通工具差,翟兴贵天一亮就出发,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到家。在农村,纳税人的纳税意识还比较淡薄,甚至有抵触情绪,工作开展的很不顺利。对此,他非常注意工作方式方法,耐心细致地做工作。他常说“只要我们一碗水端平了。纳税人会理解支持的。”对检查工作的事前准备及事后整理,他也都一丝不苟,常常忙得吃不上热饭,喝不上开水,当时,身体不适的症状已然显现,但他没当回事,两个多月的集中活动,他没缺过一天勤。
    为了掌握纳税人的详细情况,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包含着辖区内各纳税户位置、户主姓名、经营项目、定额明细等要素的“税源图”,这是他一直沿用的“土办法”。“有了这张图,就能清晰地掌握纳税户的基本情况,即使芝麻大的税源也能很快找到。”为了方便纳税人联系业务,他设计了800多张名片式的征纳联系卡,一一发放给边远乡村的纳税人。只要纳税人有咨询,不管是在吃饭还是睡觉,他总是悉心地讲解。为了更好的服务纳税人,他通过加强窗口建设,使所有办税事项在办税大厅一次性办结,县局依照这一办法出台了“费县地税局一窗式征管模式”,得到省局的肯定和推广。
    在调到费城中心所工作后,翟兴贵对他负责片区内的税收约谈工作都是亲自过问,反复推敲可能遇到的问题,提前做好预案,这种近乎苛刻的工作要求,是他一贯的工作作风。这些年来,他所有的节假日基本上都奉献给了岗位,在大家眼里,他从来没有喊过累,同志们劝他休息,他总是平静地说:放心,我的身体还行。
    “咱干的就是六亲不认的活。”2009年9月,全县地税系统开展税源集中整治专项行动,一位远房亲戚找到他,递上3000元红包,求他对某位从事非法开矿的老板“予以关照”,并承诺事后再给他一笔“好处费”,被他严词拒绝,那位亲戚气愤的说:“你太差劲了,这点小事都不给办!”随即摔门而去。妻子埋怨他:“为好人的事你一件也不做,亲戚都让你得罪的差不多了。”翟兴贵心平气和地说:“咱干的就是六亲不认的活。”在执法过程中,他敢抓敢管,即使涉及到自己的亲属,也同样毫不含糊。翟兴贵有个本家从事机械制造工作,在一次税收集中检查中,怎样对待这位亲属,同事和其他纳税人都在瞅着他。他开门见山地说:“这户检查我回避,大家如果信得过我,就依法依规去办,该缴的缴,该罚的罚,家里的弯我来拧。”翟兴贵耐心地去做亲属的思想工作,缴清了8600元税款,在他公正无私、严格执法精神的感染下,检查工作提前顺利完成。
    征收屠宰税是一项极为艰辛的工作,有一次他带领几个同事到辖区内一家生猪屠宰厂征收屠宰税,不知怎的,老板竟激动地拿起剔骨刀乱晃,嚷嚷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们别逼得太紧”。见此情景,翟兴贵护住同事,耐心进行说服,交流中了解到对方妻子遭遇车祸、家庭负债累累、无暇顾及生意等情况后,翟兴贵按照相关停歇业规定为其办理了税收减免,事后还拿出1000元钱,帮助纳税人的孩子缴纳学费。吴老板每当回忆起这段艰苦的日子,总是深怀感激:“翟所长是位实在人,他从来没难为过我们,还给我们很多很多的帮助。”
    淡泊清廉在人格
    “莲因洁而尊,人以廉而正”,廉洁从税,是他做事的准则。“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淡泊名利,是他做人的境界。
    他只讲奉献,不问索取,三次主动放弃晋职的机会。1998年3月,他从竹园乡调任芍药山地税所所长,一年后,机构改革设立分局,又连续调任新庄和上冶地税分局担任副局长。在此期间,他有三次晋升副科级的机会,每次他都选择了退出,他明白自己的病情,他的心态、他的想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当年轻的刘德永调任费城中心所任所长时,为了消除刘所长的顾虑,他主动找到刘所长:“你到费城中心所来,我第一个全力支持,坚决服从你的领导,你就放心大胆地干吧。”他经得住清贫,时刻有一颗感恩的心。翟兴贵妻子没有正式工作,女儿正读高中,家庭经济状况可想而知。但是,他从没有向同事说过家中的困难,也没有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更没有用利用手中的职权接受纳税人送的任何礼品、礼金、有价证券等。领导和同事们都想帮衬他一把,以捐款或者补助等形式解决他家的经济困难,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说:“再穷还有我的工资,我爱人也是个爱面子的人,接受这种帮助我们过意不去。”办公室的同志反映:20多年来,他没用过分局的一次车,没有让同志们办过一次家里的私事,他回诸满老家都是坐班车。有一年中秋节,他到东片出发,妻子想顺路搭下车,他说“车上人已满了,你这大包小包的就别凑热闹了。”其实车上只有三个人。因多次做手术,欠下许多的债务,他一直过着十分拮据的日子,但仍想法尽快偿还借款,他经常对家人说:“一分钱的账也是天大的情,一滴水的泽也是地大的恩,就算砸锅卖铁我们也不能让人家寒心。”2010年5月,翟兴贵到青岛肿瘤医院做手术时,借了同事张波2万元钱。2012年11月,因听说张波装修房子,他用报销的药费还给他1.2万元。2014年3月9日,他又省下准备去青岛肿瘤医院复查的0.8万元住院费还给张波。当时,张波看他咳嗽的厉害,对他说:“你治病要紧,钱以后再说,我也不急着用。”他说:“没事,我就是感冒了,现在已经不需要这笔钱了。”他在去世之前,还清了所有除亲人之外的借款。
    他耐得住寂寞,寂静中有飞翔的思想。他最大的嗜好是读书,尽管家里经济情况不好,但买书是他不小的一笔开支。他经常教育女儿:“我们家虽然物质生活上不如别人,但是在精神生活方面一定要努力超过别人,爸爸希望你继承我爱学习的基因,将来考个名牌大学。”他有一个剪报的习惯,每天晚上十点后是他的“最佳学习时间”,他边学习,边思考,边动笔,把外地的经验和工作新理念同自身工作结合起来,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和工作新思路,他总结的对欠税征收的“三分法”、对弱小企业管理的“体温法”、税收一线“双腿丈量零距离法”先后在全县地税系统推广。近年来,他在《新华每日电讯》、《中国税务报》、《联合日报》、《山东地税》、《临沂日报》等新闻媒体发表稿件100多篇。他写作还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用“稿费”资助贫困学生,近年来,每年他都拿出几千元的稿费和工资用于贫困资助,使十多位贫困学子实现了大学梦,上冶镇兴国村学生英有玉的父母都是残疾,曾两次辍学,是翟兴贵多次联系学校,并帮助解决了所有的学习费用,使其能够继续完成学业。
    他顶得住诱惑,有比骨头还硬的人格。他经常说:“公正执法是对纳税人最好的服务,自己一碗水端不平,就别怪别人看不起你。” 2013年年底集中催缴税款的时候,一个外地老板曾暗示他:“你家属不是没有工作吗?我这里正缺个后勤人员,让你家属来行不行,这份工作也累不着,并且享受中层干部待遇。”他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笑着说:“谢谢你的好意,今天咱只谈工作。”类似这样的情况,他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他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要想无愧于头顶上的国徽,就得有比骨头还要硬的人格。” 26年以来,他没有在企业吃过一顿饭,没有接受过企业任何好处,有时候到饭点了,宁可他自己掏腰包请同志们吃饭,也不麻烦企业。在家人的眼里,他这样做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但在干部群众的心目中,他却是公认的“热心肠”。
    微笑留给亲人
    作为儿子,他愧对父母;作为丈夫,他愧对妻子;作为父亲,他愧对儿女。他妻子曾有意挖苦他说:“你前半夜的梦话是工作,后半夜的梦话是别人,就是没咱家的事。” 十几年来,妻子一直没有固定工作,曾向他多次抱怨:“你这个大盖帽算是白戴了,一点光也沾不上,还把亲戚都得罪了。”他却说:“咱这大盖帽可是不能沾上一点灰星,咱可不能靠这个来捞好处。”带着对家庭的愧疚,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一直把爱深藏在微笑的背后,用善意的谎言诠释者对家人的关心和爱护。近三年来,他有个反常的现象:早上洗漱的时间长了,下班回家的时间晚了,晚上“分居”的次数多了。
    过去,他是个办事麻利的急性子,早上洗漱也就是三两分钟,可近段时间来,他十多分钟也走不出洗刷间,她女儿对爸爸开玩笑说:“你也太臭美了,出门还要化妆吗?”其实,他真的是在“化妆”,以掩盖自己灰暗的面容。中午晚上,他很少按时回家,一是尽量地处理好手头工作,二是多争取些独处的时间,因为在他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可以不用掩饰自己病痛的样子。即便晚上回家,他也常以打呼噜为由对妻子说:“为了不影响你休息,我还是睡隔壁的小床吧。”妻子对他的心思心知肚明,她明白为什么医生开的药单丈夫不在医院拿,而是回家后悄悄地到药店取,并且把药品放进保健品的药盒。她明白,即使再苦再累,丈夫回家后仍装出满面笑容、精神饱满的样子,其实内心仍忍受着病痛的极度折磨。每天夜里,丈夫在外间蜷曲着牙关紧咬,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妻子知道,丈夫不让她担心,可能不担心吗,她常常地,泪流满面,彻夜不眠。
    2014年 4月5日,清明节,翟兴贵和他的哥哥一起来到父母的坟前。他拿起铁锹,吃力的为父母的坟上添上一层一层的新土,哥哥想拿过铁锹,但是被他止住了。最后,他和哥哥一起跪下,在父母的坟前重重的磕头了三个头,喃喃的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给您二老上坟了。”看着弟弟一耸一耸的消瘦肩头,哥哥悄悄转过脸去,泪水夺眶而出,兄弟俩在父母的坟前跪了许久。就在上坟后的5天后,翟兴贵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整理翟兴贵的遗物时,他的笔记本上有这样一段记录:“得了这个病我不害怕,只是遗憾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干好工作、去照顾家庭。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我最难捱的时候,疼痛和牵挂都在同时放大,对妻儿的愧疚、对岗位的不舍,我怎能走的忍心………这些,我只能一人承担,不能再让她们增加精神上的痛苦,我要笑着走。”
    永存心中的怀念
    2014年4月11日,费县殡仪馆,人流涌动,自发前来吊唁的群众络绎不绝,他们有的扼腕叹息,泪流不止;有的有的低低私语,掩面而泣;只是不敢相信他的离去……
    最后一条短信
    2014年4月11日早上,刘德永所长收到翟兴贵从医院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谢谢组织……”,显然是一条没有力气写完的短信。刘德永每每看到这条短信,就想起这位难得的好同事、好助手。翟兴贵工作有个特点,既不越级汇报,也不越级指挥,他常说:“干好本职工作就是对领导的最大支持。”在工作中,他有一个令大家佩服的“加减乘除经”,即“任务用加法,人员用减法,问题用乘法,荣誉用除法。”他经常一个人分成几瓣用,有了荣誉是大家的,出了问题主动承担,是大家公认的能干事、会干事、不出事的好干部。尽管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在开会时,刘所长有时还情不自禁提起:“翟所长……”
    最后一张税票
    2014年4月8日,翟兴贵和费城中心所会计王军到河东大修厂催缴了最后一笔税款,金额为8000元。看着这张税票,同事们更加怀念这位在工作上、生活上让人敬重的“老大哥”。同事梁静回忆,2008冬季的一天早上,一场大雪不期而至,按原定计划,他和同事们要到二十里外的几户板厂下达通知。当时,一夜大雪覆盖了公路,气温零下十几度,路面结上了厚厚的冰,他担心危险,就独自一人驾车前往,让其他同事在家里值班。望着眉毛胡子都结满冰碴的翟兴贵,一位板厂老板感动的说:“像你这样拼命的,我只在电影里见过。”同事张波回忆,2009年6月的一天,他同翟兴贵等同事到一家个体企业征税时,被一条突然出现的狼狗咬伤,翟兴贵不顾一切冲上前去制住狼狗。从那以后,每次出发到企业,他总是进门时走在前面,出门时走在最后。
    最后一张集体照
    2014年1月22日,山东省地税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王莉莉到费城中心所慰问干部职工,王莉莉走后,费城中心所全体员工照了一张集体相。身为费城中心所副所长的他,理应和刘德永所长站在队伍的中间,但是他却说:“我个高,站在前面挡着后面人的脸。”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拿自己当领导,每天早上,他总是第一个来到办公室,为同事们烧好水,然后扫地、拖地、倒垃圾,总是在同事们上班前就把办公室打扫的清清爽爽的。同事赵凤霞流着泪指着集体照说:“早知他病情这么重,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干这些杂活的。”所里的两位年轻人小李、小王说:“每到节假日,翟所长经常替我们值班,让我们和家人团聚,他让我们感到了大家庭的温暖,很快就安下了心。”门口卖饭的刘大嫂常常念叨:“小翟心眼太好了,这两年,每遇刮风、下雨、下雪天,他下班时都把我剩下的馒头收了市,俺知道,他着是让俺好早点回家。”一张集体照,留下了翟兴贵珍贵的音容笑貌,更是他谦逊礼让、乐善好施、平易近人、朴实无华高尚品质的见证。
    最后的告别
    2014年4月13日10时,费县殡仪馆,翟兴贵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这天正值周末,翟兴贵去世本来就非常突然,他的亲人也都主张低调办理后事,但还是涌来了很多送别的人,有他生前的亲朋好友,与他一起工作过的地税局同事,更多的还是他全身心服务过的纳税人,不大的送别大厅挤的满满的。哪位曾和他要动刀子的屠宰场的吴老板动情地说:“我和他是不打不成交,像他这样一身正气的人我一辈子都佩服”。有一位纳税人哽咽着:“要知道他身体这么差还坚持工作,我早就该把税缴上,让他多跑了路,多说了话,我对不住他!”费城所会计王军陪亲戚在济南治病,听到翟所长的噩耗后当天赶了回来,他不仅感激老所长对他的言传身教和无微不至的关怀,还带着另一份特殊的情感,即替一位受到翟所长资助的学生家长的委托来送行的。当一身素服的费县地税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高伟同志介绍去吊唁的来宾时,送别的人群不时传来哭泣声。费县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孙永春同志介绍翟兴贵同志生平时声音低沉的近乎哽咽,他说:“翟兴贵同志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敢于担当,勇于创新;对同志热情关怀,悉心帮助,团结友善,诚恳守信;对亲属真情关怀,和谐相处,严格要求,不谋私利。翟兴贵同志的一生,是践行党的宗旨的一生,是兑现自己崇高誓言的一生,他为我们树立了一面旗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翟兴贵走了,他生命的长度定格在45岁;翟兴贵走了,他生命的宽度延续给了大地;翟兴贵走了,他生命的高度伟岸成了另一座山峰!
    “国徽,税徽,相伴几多年,挑重任历艰辛,无悔也无怨,满腔热情点燃希望无限,一片热心洒遍地北天南,谁说你抛家舍业不懂情感,汗水滋润着纳税人的心田,谁说你风来雨去不知疲倦,为国聚财就是你的心愿……”,这首《地税情怀》翟兴贵生前最爱唱、最爱听。今天,每当耳边响起这首熟悉的旋律,我们就仿佛看到翟兴贵仍站在蓝色地税方阵的最前列,与我们一起披荆斩棘,阔步向前。

 

 

(编辑:张艳红)

分享到:0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财税24H热点
境外税讯
双微

旧版回顾 | 本社风貌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电子邮箱:tax@ctax.org.cn 联系电话:010-63421281 传真:86-010-63584617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投稿邮箱:shuixun@ctax.org.cn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电话:010-63886789
《中国税务》投稿邮箱:zsbjb@ctax.org.cn 《税务研究》投稿邮箱:swyj@ctax.org.cn 《国际税收》投稿邮箱:gjss@ctax.org.cn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55
主办:中国税务杂志社 HTTP://www.ctax.org.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584617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 1012012003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40820号 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