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东分站>>广角镜 >> 正文

三双跑烂的皮鞋

2016-05-10 18:23:00 | 来源:山东省栖霞市国税局 | 作者:赵晨光

                 ——我所亲历的三次“营改增”

    赵晨光妻在拾掇屋时,收拾出了我的几双旧皮鞋。

    说是旧皮鞋,不如说是烂皮鞋。因为他们曾被暴雨浸泡过,在大雨中的泥泞中疾跑过;他们曾被40几度的地表高温和酷日暴晒过,在蒸腾的柏油马路上踱步过;春寒时分迷眼的风沙和胶东雪窝里厚厚的积雪是他们的“鞋油”和“保养”。一双皮鞋,三四年的生命折旧期,到了“他们”的脚上,满打满算勉强能撑一年。眼前的几双皮鞋,眼瞅着是不能穿了。

    “丢了吧!啊?”妻问,“不,我要留着。”我下意识回答。

                                 第一双鞋

    时光回到2013年5月,我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单位尚未给我转正。时值初夏,在经历半年短暂的分局办税厅岗位后,按照“惯例”,我被迅速地充实到税源管理一线中,投入到“火热”的税源管理和纳税评估中。这一年,地方经济下行压力很大,辖区企业经营情况普遍不景气,我的分局长每周一的例行工作晨会都会阴着脸,最后,就连我这个“新兵蛋子”夜里都开始愁起分局的税收任务来,这一年的整个春天都是在上火和牙龈出血中熬过的。基层分局征管一线力量因为老龄化问题,致使其相对薄弱。彼时,“大数据”、“电子税务局”、“纳税人自主申报制度”、“纳税人风险管理”,这些象征着效率的征管“学术”名词尚未走进分局“老税务”们的工作实践中。分局平均年龄47岁,因为我的到来,这个“基数”下调了2岁半,我们几个人那时负责460平方公里的辖区的税收征收工作。200来户一般纳税人和近乎“爆发式”增长的小企业、个体工商户的管理工作,不断着“充实”着我们早已“饱和”的工作量,最明显的感觉是,下乡调研走访企业、评估查账越来越多,脚下的皮鞋底磨损地越来越薄。每个月末回家时,母亲总说:“鞋怎么穿的,难道被你吃掉了?走路竟那么多!”言语中既有责备,也带着心疼。

    然而,5月底的一天,大概是5月29日的下午,分局的副局长老韩把我“请”到办公室里,宣布了由我全盘接手负责分局的营改增管户接收以及相关后续管理工作的消息。不等我那句“我不行,我干不了”说出口,老韩就在报给市局的表上龙凤凤舞地填下了项目责任人的名字:赵—晨—光。

    我工作后第一次感到怂了,“为什么别的局的小年轻还在机关的‘屋檐’下不紧不慢地学基础业务,我就要负责弄这个连你们‘老税务’都头大,全国正在试点,无章可循,无现成经验的”营改增“呢?!”我怎么也想不通,可想不通也没用,税令如山,管户接收时间不到半月,期间既要同地税部门交接管户,进行联络沟通,其中牵扯摸清税源底数等对基层分局而言极端重要的工作;又要联系并且挨户落实划入营改增试点范围的纳税人,及时掌握他们的实际经营情况,将他们纳入正常的国税管理的轨道上来。

    工作之初,没有任何经验可循,拿着都快翻烂了的《营改增试点纳税人移交管理工作流程》摸摸索索,真可谓困境重重:统筹协调能力差,跟地税沟通进展缓慢;独立自主能力差,什么都要师傅带着干;白干忙着挨户联系纳税人,由于我所在的分局位于五个区县交汇处,地理上犬牙差互,存在大量的“飞地”,多年来,纳税人税收遵从意识较差,出现了不少“查无此户”、纳税人不配合工作现象。

    白天干活,夜里我就躺在分局的板床上一次次地反问自己公考是为了什么?一年前看过央视《走基层》栏目后,感于祖国基层征召,想都未想就报考了国税基层农村分局,但理想的热情和严酷的现实的鸿沟间,该拿什么去填补?“两横一竖就是‘干’啊!”我咬着牙对自己说。天一亮,分局的同志们就和我耐心地找不配合的纳税人讲明利害,我们一遍遍用大白话向纳税人精准地阐明一条条“营改增”政策,制作了《“营改增”纳税人明白纸》,终获纳税人的理解和配合;需要实地查验的企业,我集中下乡,挨户落实,开始去离分局近的,后来跑离分局20公里、30公里的企业,最后一天竟然跑完了在几百平方公里星罗棋布的11户纳税企业。6月份的烟台内陆,山野莽莽,高温少雨,酷热异常,早晨从分局走时带的饭,中午就能变馊,有时从一户企业到另外一户企业的途中,困了就在车里打个盹,夜里回分局时,税服被汗水浸透,如同水洗过一般。就这样,靠着初生牛犊的“蛮劲”和对税收的理想信念,圆满完成了营改增前期准备工作。庆功会上,分局副局长老韩同我一口气干了一大碗酒,工作以来唯一一次垂泪,压抑了多天的压力一朝释放,那时,我才明白老韩的“苦心孤诣”。

    然而,这次营改增让我跑烂了一双皮鞋,下乡走路太多,加上路况恶劣,鞋底彻底磨烂了,它是第一双,却不是最后一双。

                                  第二双鞋

    “营改增”这“媳妇”娶进门,后续管理就一直是大伙的心病,分局辖区冷风库企业数量非常庞大,如何打好“营改增”后续管理的攻坚战成了我们的新目标。从2013年的7月份到2014年的8月份,我整整用了一年时间,在平常工作之余,一有时间就往冷库跑,最终跑遍了完善了辖区70多家冷风库仓储企业,从万吨储量的出口冷风库到几百吨的村办土冷库,一户不漏地进行实地信息采集,为果品仓储企业逐户建立起企业管控档案模型。一般冷风库企业往往有几十个冷藏洞,每个洞的长宽高、容积吨数、冷藏筐的单位重量都不尽相同,凭着对“用企业最真实的一手信息来确定其增值税应纳税额”近乎偏执地追求,我和一名临退休的“老税务”打开了每一户冷风库仓储企业的每一道冰封的冷藏洞门,不顾堆砌的单重600斤箱子坍塌的危险,钻进六米多高的夹缝里拿测绘卷尺一米一米地测量,在结冰的箱体上爬上爬下,这一幕幕“拼命三郎”的架势,让之前一直抵触管理的纳税人看傻了,一个姓赵的老板叹息说:“和工商税务打了十年交道,头一次碰上干活这么不要命的,该交多少税我交了,小伙子你别量了。之前藏起来的冷库的设计图纸我拿给你吧。”最终,在对全辖区所有冷风库储存能力了如指掌的基础之上,我制定了仓储企业非一般纳税人应纳税款的计算征收公式,连同制定出纳税人高度认可的行业管理办法,把行业管理引上了规范化道路,极大提升了该行业纳税人的税法遵从度,当年就见到成效,分局的该行业税收增加近300万元,增幅达40%.到2014年电信业、邮政业“营改增”时,由于这两个行业管户数量稀少,这次“营改增”与我们这个小分局相视一眼,匆匆而别。那时,我正根据一年来冷风库仓储企业管理的实际经验,写作关于加强果品代储存企业增值税管理的各种探索文章,文章后被烟台市税务《经济税收论文集》选入,成为该行业的全市重要管理经验。同事调侃我:小子不赖啊,才一年就能总结行业经验了。我苦笑了一下,没接话茬——我当时是真的累地真快爬不起来了。

    论文付梓后,我决定给自己先预发一笔“稿费”,买双新鞋犒劳自己。并没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一年来为了这“营改增”企业的后续管理,加之马不停蹄地跑辖区石材、石青企业推进行业规范化管理,我的鞋钉了两次鞋底了,“脚上真有张嘴吗?”我暗自发问。

                                 第三双鞋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到我经历的第三次“营改增”。此间,我从“万般皆下品,唯有查账高”的酷爱查账的税务小兵变成了“修行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办公室的小笔头,企业跑的少了,账本看的少了,但在机关中跑上跑下,上传下达,脚下皮鞋的日子却一点也不好过。都说常年蹲办公室中的“办公室”不是好“办公室”,文笔好,不深入一线,充其量就是个“炮台”,只有到征纳一线跑起来,才能成为冲锋陷阵的“坦克”。为宣传约稿跑,为综合材料跑,为绩效管理跑,为一线采风跑,为督查督办跑,我的足迹的范围反而比在基层分局时更广阔了。得益于在分局时老韩的“鞭挞”;得益于来自一线时仍不忘“苦啃”国内外前沿的税收经济知识,不断提升自己视野的“眺望”;更得益于两双珍贵的“破皮鞋”的别样的经历,在办公室的一年多来,署名在《人民日报》上发稿,给新华社内参供稿,不断地见识了此前未见的风景,让我明白税务工作原来还可以这么干。我本是会计科班出身,研究生读的是工程硕士,文笔中灵气匮乏、文字逻辑始终弱人一头,白天被各种工作占据,无法静心思考写作,只能借无数的夜里奋笔疾书,每每稿子成型定稿后,都能累瘫在座位上,抬头看一眼办公室渐亮的窗外,先是“月光如水照缁衣”,后“不知东方之既白”。

    终日的忙碌间,第三次“营改增”来临了,我暗自庆幸自己完整地经历了三次“营改增”的洗礼,也算是同“营改增”一起成长起来的国税青年。历次的“营改增”工作都是业务未动,宣传先行,宣传舆论的高地,我们国税人不占领,流言就会四起,最终可能危及全局工作。今年营改增“收官”之战一打响,宣传舆论阵地成了我在“营改增”中的战场。从3月中旬“营改增”宣传工作启动,再到借助4月份税收宣传月,我同营改增小组成员们跑电视台、跑政府、跑地税、跑报社、甚至跑社区、跑学校,策划了多项各具特色的活动,线上线下同时发力,在各个阶段和时点全程介入,写了大量的一线报道和调研汇报材料,向地方党政领导和广大纳税人全景展现了“营改增”进行时,科学准确、接地气地解读了“营改增”政策,有力地防范了社会其他舆论针对“营改增”的不实解读,保障了“营改增”工作开展各个环节的良好的社会舆论环境。然而,有意思的是,预支稿费买了的第二双鞋,在5月2日加完班驱车回家时竟然开胶了。

    四年的国税工作伴随着“营改增”一路走来,有得有失,但我不患得患失。父母早年都是教员,从小教育我要做事敬业专注,尽量不要给他人添麻烦。2015年单位绩效考核压力空前,这一年,我加班170个晚上,放弃了20个周末公休,在努力完成办公室文宣各项考核指标的同时,还承担起全局的加分争创工作的重担,撰写《人民日报》税收宣传素材的7月份,恰逢父亲在淄博动肿瘤手术,家里人怕在烟台的我工作分神,一直瞒着我,最后我从父亲淄博中心医院工作的好友微信那才得知这一消息,烟台到淄博并不远,可我一年连同探望父亲才回家三次,心中充满了愧疚,而这一年我帮助所在的办公室第一次拿到了全市办公室绩效考核第一名。早在2014年电信、邮政业“营改增”试点开始前,我和同在国税工作两地分居的对象订婚了,本来打算2015年完婚,谁可曾料到,终日忙碌,不得闲的办公室“生涯”让我根本抽不出时间,最后竟一拖再拖,改了三次婚期,退订了两回酒店,跨越了三个年头,直到现在依旧欠对方一个婚礼……

    大浪淘沙,激流归海。三次“营改增”磨烂了脚上的鞋,却磨不烂我的坚强的意志;三双旧皮鞋,成为我柜子里的 “珍玩”,在今后的日子里,它们鞭策着我、指引着我,催我奋进 ,让我忘不了分局那群忘年交的“好兄弟”们对我这个“小税务”的期望。而忙完这一阵子迟到的婚礼,则是我这个“迟到的男人”对三次“营改增”经历的最好的总结。

   

分享到: 0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相关文章

财税要闻
境外税讯
双微

旧版回顾 | 本社风貌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电子邮箱:tax@ctax.org.cn 联系电话:010-63421281 传真:86-010-63584617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投稿邮箱:shuixun@ctax.org.cn 中国税务网编辑部电话:010-63886789
《中国税务》投稿邮箱:zsbjb@ctax.org.cn 《税务研究》投稿邮箱:swyj@ctax.org.cn 《国际税收》投稿邮箱:gjss@ctax.org.cn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0层 邮政编码:100055
主办:中国税务杂志社 HTTP://www.ctax.org.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584617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 1012012003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40820号 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45号